叶问系列总票房将破15亿 中国超级英雄如何打造?

        时间:2019.12.24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阿K
        对话叶伟信:不限制打戏糅合温情戏 塑造有血有肉的真实叶问 时长:06:27 来源:电影网

        对话叶伟信:不限制打戏糅合温情戏 塑造有血有肉的真实叶问收起

        时长:06:27建议WIFI下打开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咏春,叶问。”历经十年锤炼,这简单却有力的四个字已经成了华语影坛的一种符号。


        就像叶问的英文译名“IP Man”一样,"叶问"毫无疑问是近10年来最有影响力的华语IP之一。总监制黄百鸣这样形容:“好莱坞有一个Iron Man,我们中国有个IP Man。”


         

        《叶问4:完结篇》自12月20日上映以来,热度居高不下,票房以一天一亿的速度增长,首周末便成功突破了3亿大关。电影的豆瓣评分达到7.3分,猫眼评分高达9.5分,成为《叶问1》之后,续集口碑最佳的一部。再加上“叶问系列收官之作”、“甄子丹封拳之作”等噱头加持,《叶问4》成功实现了情怀与票房齐飞。



        从2008年的《叶问》到2019年的《叶问4》,这一系列的魅力究竟在何处,甄子丹又如何与角色一起完成了蜕变?


        叫好又叫座

        《叶问》系列总票房将破15亿 


        说到“叶问”电影宇宙的起源,似乎总要从王家卫聊起。 1996年,他在阿根廷拍《春光乍泄》时,在当地火车站的报刊亭中看到了一本以李小龙为封面的杂志。这引发了他的好奇:去世后20年,仍能登上地球另一端的杂志封面,李小龙究竟有什么魅力?

         


        后来,王家卫回到香港查资料时,看到了一段李小龙师傅叶问去世前三天的影像,有感于中国功夫的传承,便萌生了为叶问拍电影的想法。没想到,从2002年立项到2013年正式上映,《一代宗师》足足酝酿了11年之久。 


        历史照片:叶问教授李小龙咏春


        这期间,甄子丹因《七剑》与黄百鸣结缘,签下三年合约,并先后与导演叶伟信合作了《龙虎门》《导火线》两部作品。黄百鸣、叶伟信、甄子丹的“铁三角”初见雏形。 


        关于第三部拍什么?团队内部出现了分歧。甄子丹曾表示想拍“卫斯理”,而慧眼独具的黄百鸣则提出要打造正宗功夫片“一代宗师·叶问”(后改名《叶问》)。


        《叶问1》杀青照


        即便有王家卫“一代宗师”的噱头在前,但在当时,“叶问”这一人物和甄子丹一样,知名度都十分有限。影片在宣传初期,均主打“李小龙恩师传奇”的宣传点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没想到,《叶问》在2008年的贺岁档一炮而红。在初期排片明显低于《梅兰芳》的情况下,《叶问》成功凭借口碑逆袭,票房突破亿元大关,还在来年的金像奖上收获了10项提名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黄百鸣见势乘胜追击,仅用1年半不到的时间就打造出《叶问2:宗师传奇》,在2010年五一档拿下2.3亿票房,在当年的国产片中名列第五。 


        2016年,《叶问3》请来拳王泰森助阵,口碑却不甚理想,戏外也风波不断,最终7.7亿的票房勉强跻身年度华语片票房前十。


        《叶问4》的成绩不再赘述,以目前的票房走势来看,有望冲击10亿大关,不出意外将成为系列票房最高的作品,画上圆满的句号。《叶问》系列总票房也即将达到15亿大关。


        《叶问》的成功秘笈

        动作设计与家国情怀


        一个IP能拍到第四部实属不易,主创班底雷打不动则更加困难。 由总监制黄百鸣、主演甄子丹(第四部兼任制片人和监制)与导演叶伟信组成的“黄金铁三角”12年来合作无间,再加上洪金宝(前两部)、袁和平(后两部)两位世界级武术指导的把持,共同构成了叶问系列的品质保证。 


        《叶问》系列主创第四部时再聚首


        作为传统功夫片在近十年里的“代言人”,叶问系列最为人叫绝的就是每部中几场精彩的打戏设计,且每一部都能推陈出新。 


        第一部中,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叶问“以一打十”打趴日本军人。



         第二部在动作上全面升级,“圆桌对决”环节,先展现了猴拳、八卦掌与咏春的对决。

        接着,洪金宝亲自出马,以洪拳的气势磅礡,刚劲有力,硬碰硬与咏春连环搏拳,圆桌的狭小空间让对决更为精彩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第三部中,叶问与拳王泰森的对打成为最大亮点,充分展现了泰森力量速度兼具,步伐灵活的特点,摄影机曾一度跟不上泰森移动的速度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另一段,叶问一边护着妻子,一边与泰拳手在电梯中对打的戏份也十分经典,展现了导演的调度功力。 



        最后一段张晋与甄子丹的“咏春正宗”对决,从六点半棍、八斩刀到拳法较量,一招一式都堪称教科书级别。 



        到了《叶问4》,有八爷坐镇,动作设计依然亮点满满。特型演员陈国坤神还原李小龙,将其擅长的截拳道、双截棍及寸拳都展现在观众眼前。



        吴樾饰演的万宗华以太极对决咏春,以慢打快,仅那场“升级版圆桌对决”就拍了十天有余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最后一战,叶问与阿金斯饰演的美国军官的对决不再追求招式精彩,而是追求拳拳到肉的真实感和力量感,更加酣畅淋漓。



        除了武戏让人抚掌称绝,叶问系列的文戏同样独具特色。 从第一部开始,《叶问》系列就主打两大情感落点:家庭与爱国情怀。 


        甄子丹曾调侃地称,叶问是一个“很能打的宅男”,更在第一部中就以一句“这世界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,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”奠定了叶问的宠妻人设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前三部中,叶问与熊黛林饰演的发妻张永成之间的夫妻情深,是文戏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为电影增添了一层温情的滤镜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除此之外,捍卫中华民族尊严也一直是《叶问》系列的精神内核。 


        在第一部中,即将走上生死拳台的叶问说出了这段经典台词,“武术虽然是一种武装力量,但是我们中国武术,是包含儒家的哲理,武德,也就是仁,推已及人。” 



        这也同样是《叶问》系列的主旨:不是一味推崇以暴制暴,而是以中国功夫传递中华文化和东方价值观。 


        《叶问》系列用十年四部,塑造了一个不同与以往功夫片主角的有血有肉“儒侠”形象。在和平年代,他谦逊儒雅,以德服人,而在国家危难,同胞受辱之时,又能舍身而出,展现出不卑不亢的民族大义。正所谓武者仁心,这正是叶问及这一系列的真正魅力。


        互相成就

        甄子丹与叶问的十年 


        将时间倒回到11年前,时年45岁的甄子丹已拍了20多年,几十部打戏,却始终不温不火。 黄百鸣签下甄子丹时,曾被不少人质疑:“那些老板都等着看我笑话,说‘神经病,为什么签他呢?他要红早就红了。’” 


        《叶问》之前,黄百鸣为甄子丹打造的两部作品《龙虎门》和《导火线》虽然口碑尚可,但票房平平,未成气候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当时,《龙虎门》被批文戏零分让叶伟信十分不服,但也让他意识到,甄子丹要想成为像成龙李连杰一样的“功夫巨星”,不仅要打得漂亮,更需要一个深入人心的“人物”。 


        种种机缘巧合之下,这个“人物”就成了“叶问”。 


        面对完全不熟悉的咏春拳,自幼习武的甄子丹用了9个月时间钻研咏春的拳法和套路。当时,还在拍《江山美人》《画皮》的他,只要有空余时间就会在房间里练习咏春,击打木人桩的声音太大,还曾被住在隔壁的赵薇“投诉”。 


        为了演活叶问在抗战时期食不果腹的消瘦状态,甄子丹还刻意减肥,一天只吃一餐,在家里也穿着长袍,找寻人物状态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当年,45岁的甄子丹诠释的正是45岁的叶问,这也在冥冥中奠定了二人的缘分。


        饰演“叶问”的十年,是甄子丹与角色互相塑造,彼此成就的过程。甄子丹将自己的性格,与家人的相处方式融入到叶问的创作中,也从叶问身上学到了一代宗师的大智慧。


        在近日的一场活动上,甄子丹坦言:“其实我从影37年,拍了78部电影,大部分都是武打片,很多观众都没有看过,是《叶问》让大家认识了我。” 


        黄百鸣则说:“今天的叶问全世界都知道,甄子丹去了美国、欧洲,人家不叫他Donnie Yen,而是叫他IP Man,好莱坞有一个Iron Man,我们中国有个IP Man。”


        吴樾、甄子丹接受1905电影网专访


        在2011年甄子丹的自传《问丹心》中,他曾这样写道,“其实刀伤、撞伤、瘀伤仅算‘碎料’,我多年来为练功、为拍电影而积下的筋骨旧患,才是痛入骨髓,让我彻夜难眠。” 也许是因为身体已不堪负重,也许是期待完成转型,甄子丹已宣布在《叶问4》后不再拍功夫片,但不拒绝其他类型的动作电影。



        有人说,随着“叶问”系列的终结,属于传统功夫片的时代也终将落下帷幕,但正如影片结尾,叶问在儿子面前打起木人桩所暗示的那样。中国功夫的传承未曾断代,功夫片亦不会消亡。也许,有关未来“一代宗师”的线索早已埋藏在这部《叶问4》之中,还请我们静候传奇发生。 


        采写/阿K